2017年7月3日

[獺包] 2017強勢回歸宜蘭熱到炸


上次去宜蘭到底是幾年前的事情了呢?不可考(後來還是忍不住考據了一下,應該是2013年1月,那時小獺還在肚子裡)。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是獺包兄弟問世後,第一次來去宜蘭。

都說宜蘭是台北的後花園(姑且不論這句話有多不討喜),怎麼去個宜蘭還是要下定決心?光是交通問題,就考驗決心。因為不敢賭十之八九假日必塞的雪隧,所以我們搭火車;太久沒訂台鐵,又忘記通常禮拜五就會開放兩周後的週末訂票,等到想起來的時候已經訂不到票。怎麼辦呢?只好三不五時查詢剩餘車票,忽然之間又都訂到了,只能說是幸運但我下次不敢了(一定要提早設定10個鬧鐘!)。

訂完車票,繼續苦思如何在宜蘭移動。以前去宜蘭都是租歐都賣,但現在一家四口我不敢挑戰四貼、也還不想挑戰騎兩臺摩托車各載一個小人,只好採取火車+腳踏車+11號公車+計程車的方式。也由於交通工具的限制,安排行程時相當收斂,只安排宜蘭市與冬山鄉,前者是因為火車站附近就有不少步行可達的景點與小店,後者是因為民宿。

整體而言,六月的宜蘭就是三個字:「熱到炸」。早上七點以後、下午四點以前都不宜進行戶外活動,光是站在陽光下三分鐘就汗如雨下,偏偏宜蘭厲害的景點都是戶外啊!該怎麼辦?請牢記六字訣:開車、玩水、上山。如果六字訣都辦不到呢?那就像我們一樣找個好地方、好民宿好好窩著吧。


◎ 2017強勢回歸宜蘭熱到炸行程
Day 1:自強號到宜蘭→幾米廣場+幸福轉運站+夏蕾+CAFÉ SLOW TRAIN+丟丟噹森林溜滑梯→區間車到冬山+冬山火車站下溜滑梯→遇見晨曦民宿提前check-in→獺包兄弟午睡+民宿玩水→海豹奮力踩腳踏車去冬山買的晚餐(金珠蔥油餅+春不老驛站乾拌麵+貴族派+飛魚食染好吃豆花)

Day 2:親子腳踏車繞生態綠舟+冬山市區→民宿早餐→區間車到宜蘭→蘭城新月避暑+大心午餐+聲色場所湯姆熊→小亀有/ kaki gori 吃冰→普悠瑪號回板橋


已經多年沒有來到宜蘭,完全想不起來宜蘭火車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愛,還有隻長頸鹿伸長了脖子看著車站前的熙熙攘攘。感覺台灣如果多幾座插畫風格的火車站也不錯。從宜蘭火車站、幾米廣場、幸福轉運站以及幾米公車「星光號」、「奇蹟號」,在步行可抵的範圍裡,宜蘭市已經幾米化。明明都是拍照打卡熱點,但因為實在太熱了,所有的拍照都草草了事,小獺走沒幾步路就鄭重表示:「以後天氣這麼熱的話就不要出門了」,真知灼見。


唯一令獺包兄弟願意多玩一陣子的景點是丟丟噹森林裡的溜滑梯。原本打算去傳說中有五個溜滑梯的中山國小玩,但天氣實在太熱,所有行程都跟著蒸發,決定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在有遮蔽的丟丟噹森林玩就好。溜滑梯小小的,但因為溜下來的地方算是沙坑,又有小石頭,對小朋友來說還是頗有吸引力。


吃完東西、溜完溜滑梯,我們決定搭區間車去冬山。正午的區間車空蕩蕩,小人樂得東看看西看看,每次會車都對別的火車品頭論足一番。


抵達冬山火車站後,又跑去冬山火車站下方的碗公溜滑梯玩,人工草皮搭配磨石子溜滑梯實在太棒了,又不用風吹日曬雨淋,是遛小人的好去處,大力推薦!


民宿據說離冬山火車站步行15分鐘左右,但我想這是大人腳程,考量天氣與小人,我們立刻棄械。原本想叫車,但沒有活動的冬山鄉根本看不到小黃芳蹤。於是跟火車站附近的停車場阿姨詢問在地計程車行的電話,阿姨指了指貼在收費亭上的名片資訊,我們立刻叫車,叫車後隔了一陣子忍不住納悶:車子咧?手機同時響起,運將先生笑咪咪地說「我開銀色的車子啦」。話才講完,一輛銀色的汽車翩然來到,呃這根本是冬山 Uber吧。上車後,獺包兄弟嘰嘰喳喳地一直問:為什麼小黃不是黃色的?為什麼是銀色的小黃?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熱到要炸了才下午兩點多?

民宿我來了!

同場加映:
冬山火車站月台上的風箏椅

第二天天氣太熱只好直奔聲色場所湯姆熊避暑


宜蘭火車站附近新開幕厲害冰店小亀有/ kaki gori (就在賣捌所對面),小人對於店員姐姐們的帽子非常感興趣。


遣送回台北前的困頓照

2017年6月18日

[一童去爬山] 2017一元復始爬象山(小獺3Y7M)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
非常老套,我也知道。

但是!在2017年第一天,很有為地帶小獺來爬個象山,豈不是正好符合「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嗎?多麼應景與點題。於是就衝了。

其實,為了帶小獺爬象山,2016年9月我還自己先走一趟,畢竟實在太久沒爬山啦,我記得象山是會讓人喘的,果不其然。

不過捷運象山站開通後,爬象山已經比以前要方便得多,從捷運站出口沿著中強公園走,大約10分鐘就可以抵達登山口。事隔多年爬象山,發現:
1. 象山步道好多外國人。以前去爬山都是遇到大叔大嬸居多,今天早上去爬象山卻遇到好幾組外國遊客,交通便捷的步道被列入觀光景點了
2. 象山步道好有梗:沿途很多標語,有的很宗教有的很絕妙
3. 今天居然遇到一位年輕媽媽帶著小男孩(目測約兩歲多)爬山,我好敬佩!(我自己都快爬不動了)


乍看之下很尋常的用語...怎知亮點在背面!(我也是下山時才發現此亮點~~)

接下來讓我們把鏡頭快轉到元旦這一天。

也許是英雄所見略同,元旦這天的象山根本是摩肩擦踵,而且有很多親子檔!小獺不改風格地一邊爬山一邊講個不停,走沒多久就嚷嚷「我腳痠了」,此話一出令走在我們前後的阿姨們都笑了;可是當我問獺累不累、要不要休息?獺又說「簡單斃了」,此話一出,走在我們前後的阿姨們又笑了...


我們這次走的O型路線很正常:
捷運象山站→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登山口→六巨石→象山頂→一線天→返回登山口

因為幾乎都是石階步道,只要小心地走,難度並不高,也只有一開始的上坡比較陡,小獺就表示象山很簡單但是讓他腳很痠(邏輯在哪裡?)我只好跟他講,每座山都不簡單...希望他有一天會明白這句話。


既然2017年的第一天以爬山始,新年新希望當然就是跟小獺一塊兒多爬點山啦。在山上要跟小獺拍張合照都要勾夾半天,只有請獺在山上變身機器戰士才樂意拍照,於是獲得了「2017年的第一天,機器戰士在象山山頂以101大樓為背景變身」的系列照!


新的一年到底小獺會爬幾座山呢?刈包又有沒有機會開山呢?好想開賭盤喔。。

2017年6月12日

2017春夏刈包新造型:露趾亮橘過膝石膏靴



。3/21(二):案發當天
3/21(二)下班,我跟海豹照慣例地衝衝衝去接獺包兄弟,一進門發現刈包依偎在阿嬤懷裡,原來是早上在社區中庭玩的時候跌倒,跌倒後就再也不肯走路了,看到平常活跳跳的刈包異常文靜,一碰他的腳就哭喪著臉,直覺情況不對,當機立斷請公婆幫忙照顧小獺,我們則帶著刈包直奔亞東醫院急診室。

到了亞東醫院急診室,好不容易讓刈包照了X光,原以為最有可能受傷的地方腳踝跟膝蓋卻都沒事,急診醫師建議我們回家再觀察。我們正準備打包回家時,急診醫師忽然又衝出來說:欸弟弟的小腿骨似乎有一道裂痕...可能骨裂,保險起見還是先打石膏,這週再找時間回兒童骨科門診確認。

於是刈包就擁有了雪白的盔甲。好笑的是,因為那天刈包穿長褲去醫院,打完石膏根本穿不下褲子,只好包著尿布、褲子跟大人的外套勉強罩在外頭以防走光,刈包似乎對於下半身涼涼的感覺很不悅,一直嚷著要穿褲子...結果一陣混亂之下,連刈包的水杯都被遺忘在急診室了,直到回家才想起來。

回到家已將近晚上十點,趕緊幫刈包換好衣服送他上床,刈包還不太理解這硬邦邦的東西是怎麼回事,睡覺的時候只能直挺挺地躺著,想翻身卻翻不了身好好笑;過沒兩天,刈包已經跟盔甲混熟了,開始會在地上爬來爬去,適應的狀況比想像中好,也許是還記得一年半前的爬蟲類生活模式吧。


。3/25(六):第一次回診
直到第一次回診前,仍心存僥倖希望只是虛驚一場,否則未來一個月的計畫大亂啊!結果,兒童骨科醫生看了X光片,堅定地表示就是骨裂了,宣布刈包要打石膏一個月...

於是我第一次踏進「石膏室」,三個骨科門診搭配一位石膏師(是這樣稱呼嗎?),石膏室根本是最忙碌的地方...石膏師非常親切,立刻跟刈包聊了起來,還問刈包想要什麼顏色的石膏?有深藍、淺藍、深紫、粉紅與亮橘可以選,刈包原本選了粉紅(根本是螢光粉!),後來在我們的強迫推銷下,接受了亮橘色石膏。亮橘色石膏超招搖!最後就在石膏師與刈包相談甚歡的和樂融融情況下完成了刈包的新造型。


不得不說,打了石膏的刈包,腿看起來很修長啊,是個單腳穿長靴的概念。

在石膏師的建議下,我們買了防水套,洗澡時可套在石膏外,但防水套固定的地方其實很緊(或許是因為刈包大腿太肉?),所以每次洗澡刈包都哇哇叫,一直想掙脫,幸好天氣還不算太熱,勉強可以一天擦澡、一天洗澡,不然幫石膏包洗澡超麻煩的。



新款石膏比較輕盈,刈包很快就舉重若輕,反而是我們要留意別靠石膏包太近,否則被堅若磐石的石膏腿掃到應該會哭出來。。是我們會哭出來,刈包根本無感。


整整一個月,刈包沒有因為石膏纏身而鬧脾氣,非常淡定地接受了石膏,令我們嘖嘖稱奇。每當有朋友關心地問刈包近況,我都說刈包好得不得了,而且還很有殘而不廢的精神,是汪洋中的一條船來著,想去哪裡就拖著一條石膏腿爬來爬去、爬上沙發、撐著桌子想站起來,反倒是我們在旁邊看得心驚膽顫。


某天坐在推車上莫名擺出湯川教授招牌Pose的刈包好好笑。短短的腿還要翹二郎腿也好好笑。


。4/22(六):拆石膏
距離事發已經一個月,要回診拆石膏。說實話我覺得拆石膏超可怕的,整個過程一直令我想到奪魂鋸。拆完石膏又去照了一次X光,終於到了要揭曉結果的時刻!好緊張!醫生看了X光片只淡淡地說都癒合了,三個月後再回診確認即可。


在醫院拆完石膏、皮膚接觸到空氣後,刈包就開始抓癢,抓到都破皮流血了,於是回家的當務之急就是把刈包放進澡盆裡徹底搓乾淨。不誇張,第一盆水是黑的,超髒。接下來就是復健之路。

剛拆完石膏的前兩、三天,刈包完全沒有想要站起來。我們也只能拼命鼓勵他、誘導他嘗試站立,頓時有種時光倒流回到小刈包一歲前後練習走路的階段。大概一個禮拜左右,小刈包終於可以扶著東西站起來,第二個禮拜才願意扶著東西慢慢慢慢走,我們趁著周末天氣好,帶著獺包兄弟去公園野餐,刈包在比較寬闊的草地上,終於可以不用扶著東西、踏出勇敢的第一步了!雖然搖搖擺擺還不太穩,但覺得很感動,刈包就每天一點一點地持續進步。

。5/24(三):拆石膏滿月
雖然已經能走能跑,但拆了石膏將近一個月後,刈包之前打石膏的左腳走路會外八,走路姿勢怪怪的、且左腳感覺還是不太敢施力。於是決定帶刈包就近去板英醫院復健科看一下,原本是想掛林伯威醫師的診,結果特地請假、帶小刈包到了現場才知道林醫師當天休診,改由黃苾忻代診。

既來之則安之,黃醫師非常親切,先觸診確認小刈包之前受傷的腳還會不會疼痛,接著請刈包在診間隨意走走,然後跟我說不用擔心,狀況很正常,姿勢還有點怪異是因為打了一個月的石膏,需要時間恢復、才能活動自如,還退我掛號費......害我覺得是否太自己嚇自己XD

五月底回台南過端午,整整在台南東奔西跑了四天後,刈包恢復得更好了,果然還是要多多奔跑才行;到了六月,刈包就幾乎完全恢復了。

。結論
我們其實還是不懂為何小刈包一摔就骨裂,之前跌跌撞撞也都沒事......但事情發生了也只能面對,幸好天氣涼爽,幸好刈包個性溫和,幸好公婆細心照顧,幸好海豹抱得動打了石膏的刈包(想想總重量!!)...還有幸好一進公司就有加保團險!團險給付超阿沙力的。打斷手骨顛倒勇的刈包重出江湖啦!